草莓网站app在想观看

林冬听了这话,顿时皱眉。

他虽然不至于真的就不投资影视了,但目前的打算是歇一段时间。

回家总是要回的,只是不急于一时。

华夏一句古话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不管是吃哪种豆腐,都不能心急。

这种送上门来的生意,总让他如芒在背、如鲠在喉,都快成被迫害妄想症了。

“放心吧,林总,咱们亲自做特效,不会让电影亏太多的,而且整部电影大半花费都在特效上,就算票房不好,咱们也亏不了多少。”

胡海浪笨拙的劝说着。

他一个技术宅,口才真心不怎么样。

林冬从他的话里捕捉不到任何信息,只能问道:“你觉得这个动画电影的故事怎么样?”

《灵山王》前面几部质量都还可以,但票房非常不好。

其他他投资成功亏钱的动画电影也都有类似的毛病,就是没能把故事讲好,总想着去雕琢画面和技巧。

自然暖风吹起秀美少女的轻柔发丝

大家总觉得华夏的动漫不行,输在起步太慢,画技比不上人家。

其实,霓虹那边不少的动漫,其实都是国内动漫人才在代笔。

他们提供故事,国内动漫人提供画技。

所以国内动漫人缺的不是画技,是讲故事的能力。

“故事啊,也……也还行吧。”胡海浪吞吞吐吐。

“你老老实实的和林总说,讲了一个什么故事,你觉得好不好看?”裴潜龙在旁边问。

“呃,故事讲了一段神话传说,有些颠覆,和我印象里的不太一样,一时半会没办法接受。”胡海浪心里很苦,感觉自己实在是嘴太笨了。

没有人家田大壮在林总面前那份信重,也没有陈小蛮最早追随的从龙之功,他胡海浪在克莱斯特真的前途无亮啊。

“下次选个好故事做吧。”裴潜龙摇摇头,心里已经把这个动画电影定义为哗众取宠的作品了。

很多人把电影当成表达私货的媒介。

动画电影尤甚,有的动画片创作者宁愿不赚钱,就靠着一股子拼劲,一个人吃馒头干个三五年,弄出一部大家都不知道他要讲什么的作品。

如果是大家脑子里已经固化的神话故事,你把它颠覆了,更大的可能性是被人反感。

比如你说孙猴子其实是个妹子,话题性可能不错,但接受度就恐怕难以如愿了,自然也就很难让大家走进电影院去支持你。

“算了,咱们还是投吧,”林总装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,说道:“虽然想法可能不太合时宜,但终究是一个有想法的导演,还动用了特效,至少不是闭门造车的那种,算是支持他对国产动画的一次尝试吧,只有失败的次数够多了,才有可能进步。”

“谢谢林总,谢谢林总。”胡海浪很开心。

他觉得是自己的口才说服了林总,让林冬生出了怜悯之心。

这是不是就证明他的口才其实是进步了?

“商业的事情……太感情用事不太好。”裴潜龙摇头,他有的时候觉得林总是高瞻远瞩,有的时候觉得他是感情用事。

他自诩看人眼光毒辣,但林冬是他完看不懂的一个人。

这样的人真心不多。

你有时候觉得已经体会到了他的用意,可是等事情发生了之后,你才猛然间发现自己的想法错了。

比如有的时候林冬会投资一些大家不看好的项目,当大家都在为他的情怀而感动的时候,项目偏偏就赚钱了。

林总并没有多高兴的样子。

这足以说明他对于项目的前景早有预料。

凭添一份神秘。

“林总,我们战略部最近分析了一下市场,觉得有种生意可以参一脚,要情怀有情怀,要前景有前景。”裴潜龙今天和林冬吃饭,在胡海浪面前,他不拿点东西出来岂不显得他这个军师无用。

有前景?

那还谈个屁啊。

不过,裴潜龙是个很有想法的人,这种人你不能一句话不让人家说就让人家咽回去。

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林总,您知道共享经济吗?”

“我只听说过共享女朋友。”

“呃,那是什么鬼?”

裴潜龙喜欢玩谋略,一言一行都会反复解读和推敲,他假设过林总听到共享经济之后的各种表现,但从来没有想到林总会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我看了一篇公众号,说未来男女比例进一步失衡,而且为了在失衡的局面中寻找到自己的配偶,雄性人类会更加的卑微,因此女性会更多的选择当拉拉,雄性人类匹配到另一半的机会就更少了,这就会催生一种产业叫共享女朋友……”

“林总!”裴潜龙带了一点怒气:“你没事少看一点公众号,都是骗人的!”

你特么一个老总,身家上百亿,你居然靠看公众号来树立自己的三观。

你有点出息行不行。

我的老板不可能这么蠢。

“哦,好吧。”林冬汗颜。

开个玩笑嘛。

被林冬这么一开玩笑,裴潜龙也不拐弯抹角了,开始说正事:“我今天想说的项目是共享单车,情怀方面呢,解决了短途出行痛点,也符合低碳节能、绿色出行等政策导向,属于对社会非常有益的一个项目。”

林冬想了想,确实非常同意这个说法。

自行车最早是法国人发明的,后来欧洲各国的铁匠们对其进行了改造,那个时候的自行车,就已经非常接近现在的样子了。

穿越之前,巫师之王也曾经骑过,并对这种笨拙的交通形式嗤之以鼻,感觉没有自己的移形换影和飞天扫帚好用。

“哦,共享单车啊,我知道,”胡海浪一拍手,附和道:“真的特别好用,我上次去北大,看见有人拿出手机扫了个码,骑上就走,实在是太方便了,我还在想啥时候整个首都都能用上呢。”

其实,共享单车的出现,远远早于最近流行于北大校园里的那些。

共享单车市场迄今已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。

2007年—2010年为第一阶段,由国外兴起的公共单车模式开始引进国内,由征服主导分城市管理,多为有桩单车。

2010年—2014年为第二阶段,专门经营单车市场的企业开始出现,但公共单车仍以有桩单车为主。

2014年至今为第新的阶段,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互联网共享单车应运而生,更加便捷的无桩单车开始取代有桩单车。

一群大学生首先在北大开始推行共享单车,旨在解决大学生的出行问题。

目前已经推行到了首都各大高校。

资本市场还没反应,但裴潜龙已经敏锐的嗅到了里面的商机。